方叕叕

我心有千千结。

数学害我!

【词青】真实直男柳小词(二)

依旧是柳直男的精彩操作,高级ooc你骂我我就把你打成猪头🐷
开始玩红豆之后我又可以更新了,快乐

http://t.cn/Rg4rWeN见评论

【词青】真实直男柳小词(一)

圈地自萌勿扰正主。
分享一个钢铁直男柳小词,高级ooc红豆体,就看个高兴,不要深究啦
红豆体真滴好玩

http://t.cn/RgLGtnc见评论

叶戏言强呀!给你鼓掌👏大哥生日快乐啊啊啊啊啊

小阿言:

兰催玉折手法过人并不影响我觉得他是个沙雕
希望问情子枫这样的全职高手和小花这样的情奶早日脱离墨洒找到优秀的队友,远离两届冠军奶都带不动的绝活哥
不管你是哪支队伍,只要你是墨洒的对手,我就为你爆灯
我爱奥特曼!!!
墨洒晴心,给我出道!!!

方叕叕的日常:
早上八点起床
九点到十二点补课
吃完饭到一点继续补课
一点半赶车
两点二十到五点半画画
五点半到六点半吃饭
六点半到九点半画画
十点到家








打游戏被我妈从十点半骂到十二点半

睡觉

【词青】为什么方少的三毒不会心呢?(中)

真人rps须知。
过渡章。
下一章就有会心了/x



柳词攥着机票拖着行李箱从机场出来,刚开机的手机上赫然躺着两条短信。

“柳词?”
“傻逼柳词,都怪你!”

柳词挠了挠头,以为自己梦回6102。

暂时没去管那两条莫名其妙的短信,柳词招了车往西山居官方定下的酒店赶去。

他这次来成都是为了剑网三的一个官方线下活动,最初并没有注意到地点,只是相熟的几个好友都来邀请,再一想也没有什么事做,就应下了邀约,等拿到确切的时间地点一看,才发现是成都。

毕竟美食天堂的名头在,要说向往也不是没有,但听说那个小孩最近放假也回了成都,心下不免多了几分复杂。

柳词听从工作人员的安排拿房卡开了门,见到门里的人的一刻发现自己是真的被安排了。

“柳剑神是吧?”

“快乐宝贝棠仔是吧?”

柳词把行李靠在墙边,在床上坐了两秒就坚持不住躺了下去,全身上下就剩个手还有骨头,支着手机刷微博。

海棠埋在被子里就露了个头,嗤笑道。

“柳剑神您怎么就躺下了啊?”

“快乐宝贝棠仔怎么就要睡觉了啊?”

两个人坚持不懈互相伤害,海棠突然一把掀开了被子。

“我起床了。”

“……搞蛇?”

“搞你码呢搞,”海棠把外套穿上,开始怂恿柳词,“柳剑神,出去走走呗?”

柳词有气无力地刷微博,眼皮都不抬一下。

“老年人,走不动。”
“那行吧,我开个直播直播老年人玩手机?”

三分钟后,老年人柳词一步三回头地被快乐宝贝拽着下了楼,海棠另一只手摸出手机来发消息。

hsh:安排上了。
ay:兄弟稳。

方青砚咬着吸管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接到阿越的电话时还有点懵逼,就听阿越电脑那头叽叽叽。

“方青砚,来玩啊!我们在成都呢!”

“玩什么?”

“今天情人节线下呢,让你阿越哥哥给你找到另一半好叭!”

“滚啊!”
方青砚挂掉某只居居的电话,结果下一秒将军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歪?是天才少年落叶听方吗?”

方青砚最终还是屈服于男神的劝说之下,准备往活动地点走,习惯性掏出手机一看,他潜伏的那个词青群又炸锅了。

挽清荷是宝贝:我靠柳词参加了成都的线下吗!我看到照片了!柳词哥哥好帅啊!
澜川是真的sb:啊啊啊啊之前怎么没听说!早知道我就去成都了QAQ
挽清荷是宝贝:似乎在和棠仔逛街!啊啊啊啊

一听说柳词也在成都,方青砚立马怂了,揣着手机开始考虑要不还是回家睡觉,但又想着柳词在和海棠逛街,大概是不会遇见的,又才放下了心。

落叶听方,出发!

—tbc—

【词青】你和别人打气花?

沙雕产物

毕竟是夏困夏乏的夏天,方青砚一觉睡到下午三点,茫然半睁着眼坐起来,盯着天花板发了会呆,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在柳词家里。
“柳词?”
房间里空荡荡的只有回声,他踩了只拖鞋在房间里转了两圈也没找到另一只,气呼呼地把脚上这只也踹掉,光着脚去找柳词。
“柳词?”
柳词正坐在电脑前直播jjc,闻声猛地弹了一下,坐直了竭力挡住屏幕,还不忘飞速关掉直播声音。
方青砚刚睡醒脑子还不太清醒,没去在意他紧张的表情,眯着眼凑过去看了眼。
“气花花?散排也能排到这蛇皮配置?柳溜六。”
“你快去给我把鞋子穿上好吧?是不是又想爸爸打你了?”
柳词义正辞严。
“切。”方青砚踩着柳词的拖鞋踢踢踏踏地准备去刷牙,半途接到了陆不归的电话,“喂?陆不归?你回国了?”
陆不归是少数几个知道他和柳词同居了的好友。此时那边的声音格外生气。
“方青砚!你家柳词怎么和别人组排打气花了!”

end
没有下文,谢谢谢谢

【词青】为什么方少的三毒不会心呢?(上)

存一哈

折枝抚砚。:

真人rps须知。



“cnm,刚刚这波只要有一个毒会心,这天策必死好吧。”


方青砚眼睁睁看着对面天策残血开出山虎,突突突把自家奶妈踩死,果断右键退出。


“搞什么啊。”


退出来看一眼弹幕,一片嘻嘻哈哈的:万花谷祖传三毒不会心,果然是一家人惹


我和兰摧玉折还有万罗那个黑鬼根本不是一个级别好吧。


方青砚心想,之前和柳词打的时候还是……


他及时止住回想,再排了两把。


然后达成了三连跪成就,游戏体验极差,方青砚准备关掉游戏下线了。


“不打了不打了,今天都是来演我的呢?”他看了一眼日子,“情人节?哦,来报复社会呢,惹不起惹不起,我溜了。”


下播前他再瞟了眼弹幕,一条字母小号扣的“6”在哈哈哈和午安之中格外显眼。


“别吧,我输了你也扣6,别是来黑我的吧?”


方青砚耻辱下播,发了条微博。


EIvL1s:可以,今天又是倒霉的一天,脑壳痛。


群主脑壳痛,以至于刚在群里冒了个头就被催着去休息。


“溜了。”


方青砚手指从丘比龙上面划过,重新选了一张傻吊熊猫头发出去,准备出门了。


他现在是住的临时租的公寓,断电是常事,方青砚习以为常地从电梯前绕过推开楼梯间的门。


正捧着手机走着,他偷偷摸摸开小号加的一个词青群突然开始讨论起以前的青花词,一排“方少的声控会心还是流啤啊”就刷在了方青砚眼前。


他呼吸一窒,下脚就犹豫了一步,没有站直的机会摔下了楼梯。


方青砚趴在地上怀疑人生,晕头晕脑的还要把摔倒怪在刚刚又想起的柳词身上,义愤填膺的爬起来捡起手机一看——屏幕碎了。


这是什么沙雕手机啊,膜没碎屏幕碎了?


方青砚摸着光滑的屏幕,气得牙疼。


都怪柳词!


屏幕碎了的手机操作不太灵敏,他明明按的是微信,手机却自动跳到了电话联系人,还贴心地一路滑到最底部。


那里孤零零的躺着一个备注为“z柳词”的电话号码。


方青砚又忍不住唾弃自己当初为什么舍不得删掉柳词的电话号码还假模假样的把打头的“a”改成了“z”,自欺欺人的好像这样一改他就真的再也不会看到柳词这个电话号了似的。


这下被自己手机处刑了吧,幸亏刑场观众只有他一人。


方青砚按着柳词的电话号,心底有些犹豫不决。


都过了这么久,柳词应该早换了手机号了吧?


他试探着发过去一个“柳词”加一个问号。


十分钟后,方青砚从地铁站出来,看着空荡荡的只有自己已发送的消息的短信栏,认定柳词这个号已经弃置不用了。


“傻逼柳词,都怪你!”


他打下这行字,手指悬在发送键上,却不知道究竟该不该按下去,从他身后经过的路人已经擅自替他做出了决定——一个擦肩,短信已经飞快地显示成了已发送。


方青砚盯着这行字发呆。


两年前两人第一次约会,柳词请了年假飞来成都,他逃了课最后被请了家长,在离家出走的地铁上,方青砚也是给柳词发了同样的话。


“傻逼柳词,都怪你!”


柳词笑着听他抱怨,劝着他回了家。


方青砚突然发现,自己总是习惯性地把错怪到柳词身上,“柳词我又芙蓉到盾立上了,都怪你”“柳词我人头没抢到,都怪你”“柳词我三毒怎么沒会心啊,都怪你”……


都怪我。


方青砚把短信删掉,柳词的电话号码也终于从他的联系人列表消失掉。


为什么要怪柳词啊?方青砚没想明白,他也不打算想明白了。


他想,反正我和柳词,大概缘分只到了这一步吧。


“傻逼方青砚,都怪你。”


他自言自语了一句,继续往前走去了。



tbc.
没写完,别激动……

向沙茶面学习记录一下坑和脑洞好叭。

方少的三毒为什么不会心呢

论一见钟情的可行性实践报告

非暗恋情书

童话镇

不识

小孩子不许网恋

恋爱三十题

好了,我将在看过这个记录的小朋友里抓一个来帮我填坑!

那么久不尝叶黄再看还是有心动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