方叕叕

我心有千千结。

本废物写不出东西了……无语


【水蓝】戏言

 

终于把第一部分写完啦,最后还是有点虎头蛇尾呜呜呜,这是给我家宝贝@叶戏言 的生贺,虽然紧赶慢赶也没赶在当天写完并且拖了好几天,不过我一贯的规矩嘛,我多久写完你生日多久给我过完x

同时也庆祝一下小宝续约,下路两个小朋友冲冲冲!


那么,圈地自萌,勿扰正主,感谢阅读☆





 1.“而我早把你安排进全部余生里”



  圣诞节当天没有训练,有对象的中野选手早早起床,溜出基地进行难得的约会活动。上单选手愉快地打着大乱斗喊着西八莫呀的声音从一脸没睡醒打着哈欠开着直播的ad直播间传出来,对象还在睡觉的喻文波选手在再次莫名其妙走位接了个Q后终于有了清醒的意识,看了眼弹幕——“这么早就直播狗ad是不是吃错药了鸭???”


  “我吃nmlgb。”


  喻文波选手点评完毕,快速结束掉这局游戏,点着屏幕右下方的时间发呆。


  早上人不太多,弹幕刷了一会见他没反应,开始聊起天来。


  -“阿水是不是去吃东西了,怎么屏幕没反应了?”


  -“不知道诶,话说今天圣诞节还直播吗?不出门玩玩啥的?”


  -“网瘾少年不需要出门好不?”


  “我要出门啊,”喻文波终于等到想看的那句话,突然出声,“蓝哥千求万求,才求到我陪他出去买东西,知道不?”


  -“你吼辣么大声干嘛鸭!”


  -“为什么狗ad这话我完全不相信呢?”


  -“行了行了知道你们要去约会了,退下8”


  “切,不信算了,下播了886”喻文波强行秀了一波,得意洋洋地光速下播,留下刷着大串问号的弹幕和无知无觉打着大乱斗的姜承録滚回房间去了。


  王柳羿刚穿好衣服顶着乱翘的头发站在洗漱台前刷牙,喻文波一声中气十足的“蓝哥”让他差点把牙刷吓掉,莫名其妙地看向只穿了件卫衣活蹦乱跳的某ad:“你今天怎么起这么早?穿这么少不冷?”


  “不冷啊,蓝哥我这不等着你一起出门嘛,搞快点!”室内开着空调,喻文波选手并没有感受到屋外的寒冷,王柳羿把自己的棉服套上,又好说歹说给他塞了件毛衣在里边,才拿上购物清单准备出门。


  今晚上有个圣诞趴,但临近年末,工作人员忙得头秃,反倒是选手们空闲了一天,干脆就让他们俩去跑一趟了。喻文波嘴上叫着哥哥们欺负弟弟,实际上心里正美滋滋的想着正好还能出门约会。


  喻文波冷得头掉,王柳羿问他要不要回基地换衣服,被他坚定的拒绝了,然后跟在王柳羿身后抖抖索索了一路。


  “蓝哥,我们出来干嘛的?约会!知道什么叫约会吗?还不赶紧牵着老子的手!”


  王柳羿想了一下:“我记得我们应该是出来购物的。”


  话是这么说,该牵的对象还是得牵,他倒回去几步把喻文波的手从袖子里扯出来牵住:“你这手也太冰了,我们走快点,进了商场就好了。”


  王柳羿穿的厚,手掌温暖,微微有些濡湿,喻文波牵了一会,突然问道。“蓝哥,你是不是紧张了?”


  “我紧张什么?”王柳羿反问。


  “那你脸红什么?”


  “……”王柳羿捂了一下脸,反应过来被骗了,又好气又好笑:“喻文波你咋这么无聊?”


  进了商场,王柳羿要把喻文波放开,被他反过来把手抓住,手指挤进缝隙里十指相扣。“蓝哥,我这手还冰着呢,你好人做到底啊。”


  王柳羿愣了一下,还没说话,旁边有小姐姐递了传单过来,“今天晚上有烟花晚会哦,两位有空可以来看哦,免费哒!”


  “啊……好的,谢谢。”王柳羿分神去接了传单,好像就忘了他和喻文波还牵着手,两个人手扣得紧紧的,晃晃悠悠逛完了全程。


  晚上的圣诞趴开到一半,几个哥哥聊起江边上好像有烟火晚会,正提议说要去看看,宋义进抱着话筒看了一圈:“杰克和小宝呢?”


  哥哥们:我们ad和辅助怎么没了?!


  两个小朋友今天出门买东西时正好看到了烟火晚会的传单,合计一番直接半途从圣诞趴上溜了出来,拉着手一起去江边。


  “你干嘛?”


  喻文波戴着王柳羿今天在商场专门给他买的新围巾,抓着另一头往王柳羿脖子上套。“蓝哥你冷吗蓝哥?”


  “我不……”


  “我就知道你冷,来蓝哥我围巾分你一半怎么说?不夸下我?”


  “……”


  王柳羿给他买的那围巾也就一般长短,两个人都戴上的结果是不得不像连体婴儿一样挨得紧紧的,王柳羿坚持了五分钟,选择投降。“我们还是牵手吧,就牵手,你这个太难受了。”


  江边的路灯每一座都隔得很远,黯淡的灯把两个人的背影越拖越长。


  “蓝哥。”


  “嗯?”王柳羿转过头去看他,面向着江面,对岸猛地炸开了大片的烟花,飞速的燃烧又坠落,像是一场璀璨的雨映照在他眼底,明灭闪烁。喻文波伸出手去,透过指缝注视着半空的烟火。


  “我想……我们一起去世界赛。我们,还有大家。”


  “嗯,说好了。”


  -tbc-


  


我恨叶戏言!!!QAQ


无聊课间bb。

好像是从叶黄出来换了这个号写文之后第一次热度上百呢……也许过百对好多太太来说都是随随便便挑一篇出来都远超这个热度,不过对我来说还是值得纪念٩(๑`^´๑)۶

其实一直都知道自己写的并不好,每次被叫太太都是又开心又心虚hhhh
我既不是天赋型选手也不是努力型选手,每天混吃等死给自己定下目标却永远完不成,写的慢写不到想写的地方就直接大砍刀砍掉大段篇幅,说着我要开始写文啦手上又开了一局游戏,还喜欢一天到晚发负能量怼天怼地,到现在还能有那么多人关注我真是太好啦。
不过真的很庆幸现在还能把自己喜欢的,心中的他们写出来,分享给同样喜欢他们的人,方双双今后也要努力鸭。

five石墨,等着挨老子一顿毒打叭!


【水蓝】燎原

国际三禁,勿扰正主。

啊呜呜呜呜是阿水的成人车,总算写完了QAQ


石墨链接https://shimo.im/docs/pqzeL13GmJAl985e/

感谢阅读

这链接挂了六次了QAQ有没有什么办法了我要哭辽QAQ

【shykie】告白气球02

 激情联文 @小阿言
   
  
     校园paro
     ooc算她的

     感谢阅读☆




 下节课是体育课,喻文波被英语老师拎到办公室进行二轮听写折磨了,宋义进跟高振宁和王柳弈他们打了声招呼,拿着老师开的假条光明正大地翘了课陪姜承録回宿舍收拾东西。

  学校本着人文关怀的原则,特意把几个韩国学生塞进了几间挨着的寝室,还都是双人间,和普通学生的四人间不是一个级别的。巧的是宋义进的室友几个月前回国了,这床位便一直空了下来,正好可以安排给姜承録,还能让宋义进这个中文学习进步巨大的同胞帮助他学习中文,简直是一举两得。

  宋义进把自己堆在另一张床上的杂七杂八的零食杂志漫画书一一搬走,靠在书柜上问道。

  “你会整理床铺吗?要不要我帮你?”

  姜承録摇摇头,把床单从行李箱里扯出来。“谢谢义进哥,我会铺床。”

  双层床有点小,宋义进自己一个人住的时候挑了上铺,他个子又矮,睡着倒还觉得挺宽敞。姜承録一来比他高了近一个脑袋,上下床间距又小,在下铺铺着床一抬头就得撞着脑袋,宋义进站在一边看,听着声都替他头疼。

  “要不还是我来帮你吧?”

  姜承録抓了抓头发退出来,笑得腼腆。“那就麻烦义进哥了。”

  铺完床姜承録还得整理些东西,宋义进坐在他床边拆了袋薯片嚼得嘎吱嘎吱,突然想起来之前老师跟他提的那个节目表演的事。

  “承録,老师之前跟我说了一个节目表演,有跟你说吗?”

  姜承録愣了两秒,努力回想了一下。

  “呃,我没太听懂她说的话?”

  可以的,可以理解。宋义进心里念头绕了一圈,掏出老师之前递给他又被他随手折起来揣荷包里的a4纸。“这里,我给你念一下……噢噢噢,是爱心公演啊原来?”

  “爱心公演?”

  “就是我们去表演然后把得到的钱用来帮助贫穷的人,老师应该是想要你和我一起参加吧,不过我都不知道你会什么。”

  宋义进瞄着他的手,确实是一双很适合弹钢琴的手,修长有力,就很有让人想要去牵住的感觉啊。

  宋义进被自己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赶紧捏了捏通红的耳坠压压惊——这种想法也太奇怪了吧,想要牵手什么的。

  “表演节目的话,我会弹一点钢琴,但是弹得不是很好。”姜承録奇怪地看着宋义进莫名其妙地捏住自己的耳朵神游天外,“义进哥耳朵怎么了吗?”

  “没有没有,既然你会弹钢琴,那待会跟我去音乐教室弹弹试试吧,然后再决定表演什么,怎么样?”宋义进心底稍微有了点谱,提议道。

  “我没问题,义进哥决定就好。”姜承録加快了收拾东西的进度,从衣服堆里抽出睡衣塞进枕头下面,“但是下节课不会迟到吗?”

  “不用担心。”宋义进飞速回答道,试图打消姜承録的顾虑,心里美滋滋地想着又逃过一节数学。

  宋义进是音乐教室的常客,音乐老师专门分了把钥匙给他,让他平时帮忙在离开教室前锁门。结果走到音乐教室门口,他一摸包,终于想起来自己昨天急着跟喻文波去网吧占座,钥匙扔教室里了。

  “怎么了吗?”

  “哎没事,我们翻窗进也行……”宋义进语速快,话说了一半,看着姜承録茫然的神情,才想起来这位还是个中文初学者,赶紧用韩语翻译了一遍。

  “这样好吗?”姜承録笑着看了一下窗子的高度,感觉自己勉强能翻进去,低头量了量宋义进的身高。

  你这样,再这样这样把我抱上去不就行了吗!宋义进脑内演习一番感觉可行,正要说出口,猛地被姜承録的笑闪了神,终于意识到眼前这位同胞和自己才认识一天不到,怎么感觉已经很熟了呢?

  中国那句古话怎么说的来着,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真几把有道理。

  宋义进最终还是放弃了这个计划,首要原因是他发现自己可能有点恐高。“那先确定你弹钢琴了吗?我只有吉他比较熟练,会不会不太搭?”

  姜承録眯着眼睛笑了笑。“义进哥你唱歌不是挺好听的吗?”

  “我唱歌那可是……你怎么知道我会唱歌?”

  “我去找老师报道的时候听见老师在说‘义进唱歌什么什么的’,随便问一下。果然是在说义进哥唱歌好听吧。”姜承録提议道,“义进哥你可以边弹边唱呀,我还会一点架子鼓,可以给你伴奏。”

  “啊…这也行……”宋义进抓抓头发,语气可惜,“那不就看不到你弹钢琴了吗?”

  “嗯…下次有空弹给义进哥听也可以啊,单独弹给义进哥听好不好?”

  “可以吗?那说定了哦!”

  

  

-tbc

  

  

【词青】三年和三年

娱乐圈paro
 
作者不追星所以都是自我认知式写文,有bug欢迎指出

最后还是用了个比较正常的名字呢!

感谢阅读☆


——
方青砚回国了。

  柳词半个月后才得知这个消息,还是因为某人铺天盖地的绯闻头条——对象还是自己所谓的官配云母。

  “搞没搞错,你公司给你和方青砚拉cp?知道他家粉多恐怖吗?也不怕被撕成傻逼?”

  云母对这个人打电话过来的原因心里门儿清,笑嘻嘻地回了两句:“可别,自家粉什么样心里没数了?别他妈跟老子在这打太极,没事的话我先挂了啊,待会还要和小方同志赶下午的场呢。”

  “cnxm!”柳词假装听不懂这位的意思,“你实话跟我说是不是你们公司逼你的?兄弟我保证帮你搞定!”

  “滚啊,坏人财路天打雷劈懂不懂?多亏了方青砚啊,我最近多了三个代言拿钱拿到手软你知道不?方青砚这流量,还真别说,当初回国粉丝接机的时候,那阵仗,啧啧啧。”

  “什么?!你还去接机了?你去接机你怎么没跟我说……喂?喂?!”

  柳词只听见那边属于某个少年的声音喊了一声“云母”,随即云母就没有丝毫留恋地挂断了电话。

  “我草你吗云母……!”

  时值深秋,方青砚去国外呆了几年回来好像更惧冷了,两件毛衣外套了件呢子大衣,手缩在袖子里瑟瑟发抖。

  “你跟谁打电话呢?女朋友?”他半开玩笑地说道,“她知道你在和我搞cp了?”

  “去去去,我哪儿来的女朋友!走了走了,车到了没?待会车上好像要录花絮你做好准备啊。你穿这么厚待会在车上不得热死啊,要不把外套脱了?来来来我帮你我帮你。”

  上了车,方青砚陷在两件毛衣里,温暖得麻了爪,脑袋往车窗上一撞就睡了过去。云母把他扒拉起来托着他脑袋让化妆师给他上妆,嘴里跟自己经纪人吐槽着:“我怎么觉得我这是在给方青砚当爹呢?”

  “可别,这位是你祖宗还差不多。”

  “呸呸呸别害我啊,柳词家的小祖宗要成了我家的,我不得被柳词按着锤?”

  他经纪人提醒道。“你俩现在还在组cp呢。”

  “这,情势所逼,赚钱要紧。 ”云母乐观道,“柳词还是比较能够理解我的。”

        “要柳词理解估计还是有点困难的。”

  方青砚心里想着,终于在快要忍不住睁开眼把磨磨唧唧的化妆师骂一顿的时候再度回到了车窗的怀抱,轻微的震动震得他昏昏欲睡。不过在睡死过去之前,他还抽空想了想距离上一次见到柳词过了多久。

  好像有,三年了吧。

  

  -tbc

想要每天开心好难。

【词青】有没有爱豆的朋友有被自己粉丝diss的经历呢?

 
知乎体。
这几天一直忙着战斗终于写出来了,看着短其实也有1k+呢!
送给姐妹们看个乐呵就行,不必深究。


 提问:有没有爱豆的朋友有被自己粉丝diss的经历呢?

  因为题主饭的小哥哥的官配(无cp滤镜其实也就是一起宣传嘛)似乎总是被别的粉丝黑,所以想问一下有没有有相同经历的大大,是什么感受呢?

  

 @玩蛇气纯
——————————————————

  谢邀。我一个不太入流的小明星罢了。

  本人其实并没有这方面的经历,但是从另一方面来说我和你家小哥哥的感受大概有点类似。

  我三年前有一个搭档,因为不可抗力单飞去了国外发展,我瞬间成了孤苦伶仃小白菜,当时两家粉丝闹得就有点不愉快。我搭档呢比我小了六岁,小孩子脾气特坏,嘴上不饶人的,被人私信骂了也不和我商量的直接骂回去了,然后被抓了柄在匿名论坛轮了几百页。

  这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当时和他断了联系,安安分分呆在国内发展,基本上得不到他的消息,我的经纪人偶尔会跟我说一下,也不多。毕竟他当年跟着我,知道我喜欢我家小朋友不是一年半年了,关于小朋友的提多了大概是怕我不好受,不过我还是挺喜欢听的,比如说小朋友在那边乐坛居然有了影响力这类的消息。

  哦,还有他又和某个女星闹了绯闻这类的,我不太喜欢。

  小朋友单飞没多久,我和他出的第一张专辑突然火了,连带着正在争取一个男二的我也突然火了起来。男二那部剧播了之后,我居然开始带流量了。然后突然多了很多小姑娘喜欢我自称是我的女友粉,我的经纪人跟我说女友粉多了是好事,她们活跃度高,能造话题,我勉强接受了。

  但是前段时间,小朋友要回国发展的消息传了出来,很多我俩共同的朋友都来通知了我,我去接了机。然后我得知小朋友出国的原因是被家长知道了喜欢我……。

  喜欢我……。

  我操。

  然后我俩顺理成章的在一起了,当然是私下的,他是暂时退圈回来读书,要是被发现了我俩在交往对他的学校生活不太好。

  但是好像隐瞒这点并没有什么用。

  前面说到了,现在我有很多女友粉,我偶然得知她们在饭我之后会得到一本教材……就是那栋diss我家小朋友的高楼。

  小朋友回国的消息正式公开后,他的微博简直成了重灾区,我的粉丝去他的评论下控评,向路人“揭露”他的所作所为,这些小朋友没跟我说,我自己去看到的。

  你说遇到这种问题能怎么办?一面是我的粉丝一面是我的小朋友,我放心尖上的小朋友被我粉丝这样骂我简直whxjwjxns。我经纪人每天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先给我打电话让我喝毓婷保持冷静……。

  幸亏我家小朋友这几年在国外呆了回来不太熟悉平台使用方式不怎么登平台了。

  我真的好烦,娱乐圈不值得,如果继续下去的话我大概会暂时退圈专心陪我家小朋友读书了。

  ——————————

  补充。

  总之希望你家小哥哥和他的官配只是为了宣传需要,如果是真的的话你的小哥哥才是更难受的一方。

  比如我,现在已经步入老年生活平淡了。

  
  

  end。